技术支持 Support
搜索 Search
你的位置:首页 > 技术支持 > 有问必答

电力行业已进入过剩时代 电企为啥扔执着投资火电

2016-6-13 7:53:57      点击:

尽管电力行业已经进入过剩时代,但电力企业依然坚信,火电仍将是未来电力结构中的主流,仍值得进一步投资。

12月2日,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,决定全面实施燃煤电厂超低排放和节能改造,大幅降低发电煤耗和污染排放。

“需求严重不足,使得电力处于过剩中,这是政府强推超低排放的好时机。”一电力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,但同时也释放了一个信号,在达到超低排放的前提下,火电仍是政府支持的主流发电方式。

超低排放正当时

火电减排一直是个久攻不下的难题,但目前正值电力过剩时代,超低排放的问题似乎变得容易起来。

根据12月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的决定,2020年前对燃煤机组全面实施超低排放和节能改造,使所有现役电厂每千瓦时平均煤耗低于310克、新建电厂平均煤耗低于300克,对落后产能和不符合相关强制性标准要求的坚决淘汰关停,东、中部地区要提前至2017年和2018年达标。

“在电荒年代,一直都在说电力投资不足的问题,所有的电厂满负荷运作还不能保证电力供应,又何谈关停燃煤电厂,但现在因为经济形势放缓,电力需求严重不足,目前政府提出全面推广超低减排,正是好时机。”一电力集团负责人告诉记者。

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也认为,当前中国煤电产能严重过剩,电力行业设备制造产能也严重过剩,改造的过程中,可以淘汰关停一批,从而挤出过剩产能,大规模改造还可以加大对现在设备制造产能的利用。“目前提出全面推广超低排放和节能改造,时机是比较合适的。”林伯强说。

上述电企负责人则告诉记者,只要强力推行,电厂实现抄底减排从技术上看不存在问题。

而林伯强说,中国很大一部分电厂已经实现了“现役电厂每千瓦时平均煤耗低于310克”的指标。据他估算,至少有50%以上的燃煤电厂已达平均煤耗指标,下一步推广技术不存在阻力。

不过,上述电力负责人同时忧心,因为需求不足造成的电力过剩已经严重影响了电力企业的利润,进一步实现超低排放意味着火电企业要在减排上大量增加投资,火电的日子短期内将更加难过,一部分落后产能还将被关停。

造成7000亿元浪费

而电力进入过剩时代,到底造成了多大程度的过剩?

11月18日,华北电力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联合发布《中国煤电产能过剩及投资泡沫研究》并指出,以煤电为主的火电项目大跃进式增长,将在“十三五”期间造成超过2亿千瓦的装机过剩和7000亿元投资成本浪费,这一数字相当于2014年中国GDP总值的1%。

“2014年火电设备的平均利用小时数已经创出1978年以来的新低。但这种信号并未得到电力行业的重视;今年新建的火电规模并未放缓,火电的在建规模依旧在不断增长。”华北电力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副教授袁家海认为,如果这种非理性的发展得不到控制,煤电的产能将出现明显的泡沫,煤电企业的经济效益将面临大幅恶化。

实际上,电力企业自身也意识到这一问题。

华电集团董事长在其2015年工作会上着重提到电力现在是过剩经济。中电投也指出,2015年的用电量增长继续放缓。同时全国电力装机仍在以每年8%以上的速度增长,而发电利用小时数普遍下降,电力过剩凸显,市场竞争将日趋激烈。

不过河南一家电厂人士告诉记者,电力过剩的问题不仅是企业的问题,比如所有上马的火电项目都是国家发改委审批的,作为企业,不管是国企还是私企,拼命地增加电力投资都是一种争夺市场份额的行为,在电力市场处于垄断状态下,市场的手无法起到调解作用,而仅仅依赖宏观层面的把控,最终会出现经济过热时显得电力投资不足,而经济低迷时因为需求不旺显得电力投资过剩。

而一发电集团负责人则告诉记者,如果说“十三五”期间将造成超过2亿千瓦的装机过剩和7000亿元投资成本浪费,那这其中有一半是地方国有电厂和私有电厂的。

发改委开始控制总量

电力过剩时代到来,政府除了通过超低减排来控制和淘汰落后产能,还开始对燃煤电站的总量进行控制。

11月25日,国家发改委、能源局下发《关于做好电力项目核准权限下放后规划建设有关工作的通知》,称将强化电力规划指导作用,做好项目优选工作,加强项目规划建设管理,控制燃煤电站总量。

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、国家“十三五”规划专家委员会委员周大地指出,今年能源消费负增长,电力消费也仅有1%-2%的负增长,“十三五”能源消费增速下降,另一方面电力市场盲目竞争将进一步恶化,应尽快停建、缓建火电。

 

不过数据显示,2015年上半年,火电项目新投产2343万千瓦,同比增长55%。截至2014年底,全国火电装机容量约9.2亿千瓦,火电设备利用小时数为4706小时,如以较为正常的5500小时计算,全国火电发电机组过剩1.3亿千瓦,以更高效率的6000小时算,全国火电机组过剩超过2亿千瓦。

一火电厂负责人告诉记者,火电投资是一个长远的事情,火电站从立项审批到最后建成需要3-5年的时间,目前虽然经济放缓、需求低迷,但无法判断未来是否会出现需求大增。而且,当前煤炭价格严重下跌,火电的发电成本低,虽然有电力过剩存在,但成本低带来了利润的增多,电力企业仍然可以盈利。所以,继续增加火电投资以抢占市场,仍是电力企业的不二选择。

尽管电力行业已经进入过剩时代,但电力企业依然坚信,火电仍将是未来电力结构中的主流,仍值得进一步投资。

12月2日,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,决定全面实施燃煤电厂超低排放和节能改造,大幅降低发电煤耗和污染排放。

“需求严重不足,使得电力处于过剩中,这是政府强推超低排放的好时机。”一电力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,但同时也释放了一个信号,在达到超低排放的前提下,火电仍是政府支持的主流发电方式。

超低排放正当时

火电减排一直是个久攻不下的难题,但目前正值电力过剩时代,超低排放的问题似乎变得容易起来。

根据12月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的决定,2020年前对燃煤机组全面实施超低排放和节能改造,使所有现役电厂每千瓦时平均煤耗低于310克、新建电厂平均煤耗低于300克,对落后产能和不符合相关强制性标准要求的坚决淘汰关停,东、中部地区要提前至2017年和2018年达标。

“在电荒年代,一直都在说电力投资不足的问题,所有的电厂满负荷运作还不能保证电力供应,又何谈关停燃煤电厂,但现在因为经济形势放缓,电力需求严重不足,目前政府提出全面推广超低减排,正是好时机。”一电力集团负责人告诉记者。

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也认为,当前中国煤电产能严重过剩,电力行业设备制造产能也严重过剩,改造的过程中,可以淘汰关停一批,从而挤出过剩产能,大规模改造还可以加大对现在设备制造产能的利用。“目前提出全面推广超低排放和节能改造,时机是比较合适的。”林伯强说。

上述电企负责人则告诉记者,只要强力推行,电厂实现抄底减排从技术上看不存在问题。

而林伯强说,中国很大一部分电厂已经实现了“现役电厂每千瓦时平均煤耗低于310克”的指标。据他估算,至少有50%以上的燃煤电厂已达平均煤耗指标,下一步推广技术不存在阻力。

不过,上述电力负责人同时忧心,因为需求不足造成的电力过剩已经严重影响了电力企业的利润,进一步实现超低排放意味着火电企业要在减排上大量增加投资,火电的日子短期内将更加难过,一部分落后产能还将被关停。

造成7000亿元浪费

而电力进入过剩时代,到底造成了多大程度的过剩?

11月18日,华北电力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联合发布《中国煤电产能过剩及投资泡沫研究》并指出,以煤电为主的火电项目大跃进式增长,将在“十三五”期间造成超过2亿千瓦的装机过剩和7000亿元投资成本浪费,这一数字相当于2014年中国GDP总值的1%。

“2014年火电设备的平均利用小时数已经创出1978年以来的新低。但这种信号并未得到电力行业的重视;今年新建的火电规模并未放缓,火电的在建规模依旧在不断增长。”华北电力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副教授袁家海认为,如果这种非理性的发展得不到控制,煤电的产能将出现明显的泡沫,煤电企业的经济效益将面临大幅恶化。

实际上,电力企业自身也意识到这一问题。

华电集团董事长在其2015年工作会上着重提到电力现在是过剩经济。中电投也指出,2015年的用电量增长继续放缓。同时全国电力装机仍在以每年8%以上的速度增长,而发电利用小时数普遍下降,电力过剩凸显,市场竞争将日趋激烈。

不过河南一家电厂人士告诉记者,电力过剩的问题不仅是企业的问题,比如所有上马的火电项目都是国家发改委审批的,作为企业,不管是国企还是私企,拼命地增加电力投资都是一种争夺市场份额的行为,在电力市场处于垄断状态下,市场的手无法起到调解作用,而仅仅依赖宏观层面的把控,最终会出现经济过热时显得电力投资不足,而经济低迷时因为需求不旺显得电力投资过剩。

而一发电集团负责人则告诉记者,如果说“十三五”期间将造成超过2亿千瓦的装机过剩和7000亿元投资成本浪费,那这其中有一半是地方国有电厂和私有电厂的。

发改委开始控制总量

电力过剩时代到来,政府除了通过超低减排来控制和淘汰落后产能,还开始对燃煤电站的总量进行控制。

11月25日,国家发改委、能源局下发《关于做好电力项目核准权限下放后规划建设有关工作的通知》,称将强化电力规划指导作用,做好项目优选工作,加强项目规划建设管理,控制燃煤电站总量。

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、国家“十三五”规划专家委员会委员周大地指出,今年能源消费负增长,电力消费也仅有1%-2%的负增长,“十三五”能源消费增速下降,另一方面电力市场盲目竞争将进一步恶化,应尽快停建、缓建火电。

不过数据显示,2015年上半年,火电项目新投产2343万千瓦,同比增长55%。截至2014年底,全国火电装机容量约9.2亿千瓦,火电设备利用小时数为4706小时,如以较为正常的5500小时计算,全国火电发电机组过剩1.3亿千瓦,以更高效率的6000小时算,全国火电机组过剩超过2亿千瓦。

一火电厂负责人告诉记者,火电投资是一个长远的事情,火电站从立项审批到最后建成需要3-5年的时间,目前虽然经济放缓、需求低迷,但无法判断未来是否会出现需求大增。而且,当前煤炭价格严重下跌,火电的发电成本低,虽然有电力过剩存在,但成本低带来了利润的增多,电力企业仍然可以盈利。所以,继续增加火电投资以抢占市场,仍是电力企业的不二选择。